您现在的位置:主页 > 活动动态 > 正文
活动动态

《叛逆者》:凸显信仰的崇高与悲壮-中新网

发布时间:2021-07-28

  剧中的老邮差是潜伏在敌人心脏??复兴社特务处上海站的顾慎言,他作为黄埔军校毕业生,在大革命时期也曾抛头颅洒热血,为了打倒军阀实现国家统一而参加北伐。他当过国民党大员何应钦的侍卫长,按理说以这样的资历和能力应该在国民党内前途无量,他的同学陈默群就已经成为少将级别的站长。但是他却选择了共产党??表面上他是与世无争的档案室主任,实际上却是多次发挥重要作用的我党优秀特工。戏骨王志文的传神演绎,将他的机智冷静、胆大心细刻画得栩栩如生。他从剧集一开始就面临陈默群的怀疑,后来因为电台事件引发暴露危机,为了麻痹在延安的五个国民党特工,也为了整个上海情报网的安全,邮差决定暴露自己??他逃出监狱和林楠笙见面,完成了新老邮差的交接,不少网友表示这一幕“非常泪目”。邮差,意味着一种舍生忘死、敢当重担、前赴后继的革命信仰。林楠笙在后续的剧情中,承担了比顾慎言更为艰难的心理重压,成为名副其实的邮差,也完成了自己精神上的涅?。相比于其他同类型的作品,《叛逆者》对这种信仰的转变,描写得更加细致入微,让人信服,也更加凸显信仰的崇高与悲壮。

  谍战剧是一种特殊的类型,同时兼具主旋律和商业化双重属性,一方面,它最重要的任务是讲清楚历史的选择,阐明正义必定战胜邪恶;另一方面,其最核心的部分??国共双方特工斗智斗勇所带来的悬念感、紧张感,又非常适合商业化视觉呈现。目前来看,大部分谍战剧能够较好完成主题叙事,但是在悬念叙事上却存在问题??没有谍战剧应有的激烈冲突、悬念丛生,因为它们没有尊重这一类型的创作规律,主题先行,艺术手法生硬刻板,这也是不少谍战剧创作出现雷剧、神剧的根本原因。而《叛逆者》则在悬念叙事上完成得较为出色,主要体现在以下两方面。

  打破窠臼,塑造富有新意的人物形象

  作品中的反派人物塑造也别树一帜,让人印象深刻。他们不再是传统谍战剧中老谋深算的“老狐狸”,也不是一直被耍的“笨熊”,而是更加年轻化、伪装化、复杂化,具有鲜明的性格特征。比如“拽王”陈默群的出场,无论是言行、衣着都非常时尚、精干,他还一手发掘包装了林楠笙,乳头颜色深就是非处女?_39健康网_女性,观众在开始时并不会对他有什么特别的坏印象,但是随着故事的推进,逐渐显露出他的冷血、多疑、残暴。比如他第一次带林楠笙观看审讯拷打一个少年革命者的那种凶残,比如他像狐狸一样突然出现在邮差顾慎言家中的阴冷,他还在我党安插一个特工孟安南,最后几乎给整个上海地下党组织带来灭顶之灾,可见其人之狠毒。另一个重要反派王世安的塑造也入木三分。他出场时,是以一个受气包副站长的形象出现,观众看到的只是他身上的功利、虚荣,但是在后续的剧情中,他贪婪、残忍、虚伪的性格全部暴露,为了站长的位置,不惜出卖上级陈默群,最后甚至亲手开枪击毙了陈默群。在结尾,他提前运往台湾的财产,连十辆卡车都装不下……这两个人物的塑造突破了原有的国民党特务形象,做到了出新出彩。

  首先是在戏剧结构上充满张力。《叛逆者》表现了错综复杂的各方势力:有早期的复兴社及由其演变而来的军统,有以渔夫为核心的共产党地下情报网,还有日本特务、青年进步学生……时间跨越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叙事空间包括上海、南京、重庆、香港,基本把谍战剧最经典的时空元素都点出来了,符合历史背景,也符合观众的心理预期。这种复杂的人物关系和不断更换的时空背景,增强了戏剧冲突的矛盾点,为后续精彩纷呈的多方势力斗智斗勇提供了坚实的艺术舞台。

  电视剧说到底是写人的艺术,谍战剧的灵魂就在于一个个深入人心的角色,比如《潜伏》中的余则成、《风筝》中的郑耀先、《黎明之前》里的刘新杰。相比于其他重大革命历史题材的主旋律电视剧,谍战剧的优势是在人物塑造上能够更加灵活,具有更大的想象空间与塑造空间。《叛逆者》中的人物塑造,不仅正面角色写出了新意,就连反派角色也让人印象深刻,还因此屡屡上了热搜,可见其在人物塑造上的别具匠心。

  其次,人物关系的矛盾也是重要的戏剧冲突点。比如主角林楠笙,当初被复兴社特务处上海区站长陈默群带到上海成为一名特工,两人亦师亦友,林楠笙还是陈默群重点培养对象,但是随着剧情发展,两人却因为信仰不同而决裂。林楠笙本对女主角朱怡贞有好感,但是朱怡贞却是信仰共产主义的进步学生,林楠笙受陈默群之命故意接近她并出卖她,京广隧道口:他隧道口拍车门催车主弃车逃生-中新网,成为全剧另一大主要矛盾冲突点,两人的恩怨情仇持续到剧集结尾。而剧中还表现了国共两党从对抗到合作再到对抗的过程??抗战时期,面对日本派到中国偷绘海岸线的特务,国共双方暂停对抗,上海站策划了铲除日本特务的交通事故。在刺杀沾满鲜血的刽子手??日本陆军少将上村净时,林楠笙和朱怡贞首度联手。而上海站内部也因为一直抓不到潜伏的邮差内斗激烈。这种多线索多派系的叙事方式,让每个人牵一发而动全身,而每个人的理想信仰都在不停地转变,拍出了谍战剧应有的悬念感和命运的无常感。

  胡祥

  尊重艺术规律,拍出谍战剧的悬念感

  总体上来看,《叛逆者》是近期谍战电视剧中制作比较扎实的一部,尤其是主要人物的塑造比较出彩,戏剧张力十足,让人有追剧动力。但也有不足之处??始终让人感觉缺了口气。主要是因为三方面的问题:第一是逻辑方面的问题,比如陈默群安排林楠笙接近朱怡贞就不太合理,因为很容易被识破;第二是剧作上有些头重脚轻,结尾太仓促,有些细节没有交代清楚;第三是女主角塑造得不太成功,人物扁平,缺少起伏。这些问题实际上也是当下谍战剧的通病,如能在戏剧上再严谨、紧凑些,呈现效果或将更加真实、精彩。 【编辑:朱延静】

  近日,热播谍战剧《叛逆者》收官,这部剧自开播以来收视率一直名列前茅,且收获不错口碑。在近年来谍战剧屡屡扑街的情况下,为何这部剧能脱颖而出,引发热议?关键在于它在剧作上回归谍战剧类型化的创作规律。它的剧情结构、时代背景、人物关系皆在传统谍战剧的框架法则之内,甚至某些部分会让人觉得眼熟,但是它以脚踏实地的艺术态度、对理想信仰细腻入微的描摹、对谍战剧中典型人物的反类型创新,编写了创作成功的密码。

  除了上述的林楠笙、顾慎言,剧中还有个人物值得好好分析??舞场交际花蓝心洁,这是谍战剧人物画廊中一个全新的平民形象。她本是动荡时代中精于算计、力求自保的小人物,最开始是为了金钱参与林楠笙的行动,但是随着形势的发展,她的思想开始发生变化。抗战中她嫁给了军人,后来丈夫在南京保卫战中牺牲,她成为烈士遗孀。在陪都重庆重新遇到林楠笙时,恰逢两人在大街上遭遇日军空袭,被迫躲进防空洞。作品以写实主义手法表现出当时山河破碎、民不聊生的惨状,她的独子在大街上被军队乱枪打死,她身上的民族意识开始觉醒,香港陆合彩开码历史,爱国热情被点燃,也为她在剧集结尾能扛着狙击枪、在楼顶执行林楠笙委托的任务埋下伏笔。当她完成任务后不幸被特务发现,虽然非常害怕,仍毅然拉响手雷自我牺牲,这是谍战剧中少见的巾帼英雄形象。作品首次呈现了一个普通女性在战火纷飞的年代里颠沛流离的人生,让谍战剧有了家庭生活的烟火气;在时代和命运的残酷事实里,让作品有了历史的厚度和批判的力度。蓝心洁这个人物,必将在谍战剧人物形象谱系中留下绚丽的一笔。

  谍战剧是国产电视剧中一种比较成熟的类型,它本质上是一种主旋律电视剧,是对历史逻辑的阐述。不论情节如何设计,不管手法如何创新,它首要的任务是完成主题叙事,即讲清楚中国共产党为什么能战胜对手,带领人民赢得最后胜利。而谍战剧中那些忠贞不屈、机智顽强的特工就是承载这种主题叙事的最好艺术形象,通过他们忍辱负重甚至甘于牺牲性命、坚守理想信仰的过程,再现那段波诡云谲的历史岁月,完成对主流价值的叙述与表达。

  创新视角,拍出了理想信仰的崇高感

  《叛逆者》:凸显信仰的崇高与悲壮

  《叛逆者》以“叛逆”为名,实际上有两重含义:第一层是以男主角林楠笙、顾慎言为代表的原国民党阵营者,转投共产主义信仰;第二层是以陈默群、王世安为代表的国民党既得利益者对国家对人民的背叛。这两种“叛逆”,一个奔向光明未来,一个坠入黑暗深渊,实际上也是对当时历史发展趋势的一种隐喻。从叙事手法上来说,开始时主角是国民党的视角并不新鲜,《潜伏》中的余则成、《隐秘而伟大》中的顾耀东都是这样的典型。《叛逆者》选取国民党复兴社年轻干部林楠笙作为主角,第一次从年轻精英的成长视角来折射国民党统治者由背叛到疯狂到覆灭的全过程,这是一种创新。同时,作品还通过新老邮差身份的更迭,深刻展现了在那个年代共产党人九死不悔的崇高信仰。